弹子王与坏孩子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8 分类:D蹭生活 评论:12 条 浏览:574

弹子王与坏孩子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「〈弹子王〉老是被选,我觉得点纳闷,不晓得为什幺。」郭筝纳闷。

青少年成长小说选集多次选入〈弹子王〉,这里头不乏应该强调教育功能的选集,这是〈弹子王〉奥妙的地方。〈弹子王〉,从正面看,是负面;从负面看,是正面。没错,和〈好个翘课天〉类似,是一群叛逆小子的行事纪录,主角们都是坏孩子,就算不在社会边缘,也远离主流範畴。怎幺看都是儿童不宜。

弹子王指的是一个叫阿木的人。叙述者「我」,和阿木是工专学长学弟关係。他们这一群死党,「我」、老高、猴子、小王、阿木,不爱念书,满口粗话。其中最特别的是阿木。

小说是这样开头的:「弹子房一开门,阿木就来了。」接着叙述阿木跟弹子房的密切关係,以及打弹子的样子:他打的是最里面的檯子,每天打烊前会把他最称手的桿子藏在底下,第二天再取出来。弹子房从早上开到晚上,阿木进弹子房也是一大早。每日在这里「早自习一个钟头以上」,随后可能上学,也可能不上。但不管来不来学校上课,中午,阿木会準时出现在弹子房,他们这一伙人,会合敲桿。下午两节课,阿木通常乖乖出现在教室里,不是听课,是打盹,为的是养精蓄锐,好在放学后到弹子房厮杀到打烊。如是循环他每一天的生活。

阿木上了工专才学会打撞球,起初很笨,他跟着那些哥儿们学,从一窍不通到得心应手,不过短短三个月,这是天分。学会打撞球之后,阿木天天打,没人对打,便自己右手、左手互打,终于打出小小名气。

阿木其貌不扬,五官线条下垂,样子惹人厌,傻忽忽的,跟在死党身后,从同侪间获取家庭得不到的温暖。那所学校,不时有霸凌、帮派打架等事发生。阿木有义气,有傻气,渐渐的和「我」愈走愈近。

小说有一段写到,这群哥儿们记过太多,要被退学。一场期末考,也是他们在这所工专最后的考试。几个人大笔一挥交卷了事,在考场外面,看室内同学奋笔疾书,这些考场里的同学,在他们眼里是「闷在蒸笼内的苦瓜」。唯有同学老高考英文特别久。不会写还考那幺久,这个异常,原来他老兄和英文老师素有过节,他在试卷上画乌龟。画乌龟又为什幺画那幺久?他说本来只想画一只大乌龟,但不过瘾,又添了十几只小乌龟。一群人笑歪了,「我」说,如果每天上学都能这样,上一辈子学也没关係。但哪有这幺好的事?于是批判道,这就是教育,「教育就是要让你难受。」

教育本是堂皇大业,在这批青少年眼中,却是让人难受的事业。郭筝小说屡屡借以批评教育之失败,于此又是一例。

阿木等这批青少年,成长阶段面对的是挫败的人生:「打工、转学、再被退学、再打工、入伍、退伍……。没有主轴,亦乏脉络。」在这样的描述之后,叙述者,我,接下来说的是:「这样的日子令我厌倦。」退伍当天,「我」对自己说:「你就是这幺块烂料。」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