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有一把枪可以让我更安全,直到他自己往我脸上开枪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7 分类:G北生活 评论:35 条 浏览:847

他说有一把枪可以让我更安全,直到他自己往我脸上开枪

  2009年6月,22岁的蓝调歌手寇特妮‧韦弗(Courtney Weaver)遇见了34岁的肯尼(Kenneth Fiaui)。两人在共同朋友介绍下认识了彼此,肯尼表明自己很喜欢她的嗓音。寇特妮立刻坠入情网,因为肯尼不但谈吐风趣,人也长得挺帅气。

  肯尼出生于美属萨摩亚首府帕果帕果,在加州和夏威夷成长并成为摩门教徒。长大后他前往犹他州的杨百翰大学求学,毕业后进入科技产业。两人认识时,肯尼正在找新工作,趁着待业空档肯尼邀请寇特妮到犹他州开始「正式」约会。高速公路的旅途中,肯尼聊到他持有隐藏带枪执照,枪就放在车前置物箱内。

  寇特妮听闻后有点害怕。因为九岁时,她的叔叔就是以手枪自尽,所以非常惧怕枪械。她对肯尼说了这个故事,肯尼则一再保证自己受过专业训练,随身携带枪枝只是为了保护两人安全,他承诺:「这个东西会让我们更安全。」

  刚开始约会的前几个月,寇特妮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直到他们到拉斯维加斯参加刺青展。肯尼精心预订了饭店顶楼的房间和晚餐计划,但随后他们看到关于海啸袭击帕果帕果的新闻,让肯尼感到心烦意乱。出门吃晚餐时,还没上菜肯尼便开始和寇特妮争辩让她倍感压力流下眼泪。肯尼表示他喜欢辩论,如果寇特妮不能「应对处理」,就不该和他讨论政治。当然,这顿晚餐最后也没有吃成。

  回到饭店房间内,肯尼继续咆哮。他开始变得歇斯底里,饿肚子的寇特妮询问肯尼想不想一起吃些东西,反而让肯尼情绪更加火爆。他对她大吼着说:「你怎能这幺自私?」接着拿起总是随身携带的手枪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和不断责骂。儘管肯尼没有将手枪指着她,但寇特妮的内心极其害怕。最后,寇特妮终于找到机会离开房间独自用餐,并试着冷静和说服自己:他永远不会伤害我。

他说有一把枪可以让我更安全,直到他自己往我脸上开枪

  十月底,肯尼已经搬到加州着手找新工作。由于没有经济收入,肯尼必须卖掉原本的房子。寇特妮相信肯尼在拉斯维加斯做出的脱序行径,是因为他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。同时,寇特妮比往常更加忙碌。2009年她一共进行97场演出,还发行了个人专辑。儘管肯尼当初说是因为寇特妮的歌声而爱上她,但他也开始嫉妒寇特妮逐渐变多的粉丝。

  感恩节时,寇特妮邀请肯尼到西雅图见她的家人。因为他们已经在加州同居,这段感情似乎也变得更像一回事。儘管如此,寇特妮还是很紧张地把肯尼介绍给母亲。然而,大家正在享用感恩节大餐时,肯尼居然开始斥责她离开西雅图到外地追寻歌唱事业,让寇特妮目瞪口呆。虽然母亲极力为女儿辩护,但感到不知所措的寇特妮只想走到屋外抽根烟冷静情绪,这个举动却激怒了肯尼。当寇特妮回到屋内时,肯尼已经坐在卡车上发动引擎。母亲则警告她说:「寇特妮,如果妳继续和他交往,总有一天他会杀了妳。」

  被爱情沖昏头的寇特妮以为母亲只是想破坏他们,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当时母亲就已经看透了这个人。她试图打电话恳求肯尼回来过节,但肯尼只是冷淡地说自己要去拉斯维加斯找堂兄,甚至继续整晚传讯息批评她,寇特妮只好心碎的独自上床睡觉。

  不久后,寇特妮被电话铃声吵醒,一通来自拉斯维加斯克拉克郡监狱的电话打来,她接起电话后得知肯尼因为酒驾被捕。肯尼透过话筒说:「我遇到了麻烦,我很抱歉,先前和你家人见面时是我心情太沮丧。」

  他只是不停道歉,希望寇特妮帮助他。

  寇特妮连忙订了前往拉斯维加斯的飞机,肯尼的堂兄则在机场接她,并告诉她肯尼因为酒驾和「肇事逃逸」被起诉。寇特妮觉得自己被欺骗了,为何肯尼没有在电话中告诉她还有肇事逃逸这项罪名?

  当寇特妮到拉斯维加斯的监狱保他后,肯尼也显得很开心。当他搂着寇特妮,她马上注意到肯尼身上有个夹链袋,里面包括他的金柏点45手枪。这让寇特妮很紧张,肯尼可能是发现了这件事,很快将手枪塞进了大衣口袋。

  接着他们到了肯尼堂兄的家里,寇特妮也终于提起肇事逃逸的事,肯尼却为此恼羞成怒。寇特妮说:「他生气时会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回话,责备别人不用提高音量就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犯了错。」

  接下来的四天彷彿酷刑:除非肯尼同意,否则寇特妮不能吃饭或上厕所。他把寇特妮关在堂兄的客房里对她说教,还说自己让她挨饿是为了帮助她减肥。如果寇特妮听到打瞌睡,肯尼还会叫醒她并斥责她很自私。如同软禁般的情况,让寇特妮暗自盘算逃离这里。她假装睡着,并等待肯尼离开房间。

  当肯尼上厕所时,寇特妮一手抓住行李箱往外跑,但肯尼发现便在楼梯间抓住她,而寇特妮试图将他从身上甩开。肯尼对着她说:「妳为什幺非得不断蔑视我?妳说你希望我快乐,但是当遇到困难时妳就想离开!别人在关係紧张的时候都会尝试修补和坚持下去!」

  接下来的两天,寇特妮极尽所能做了一切讨肯尼开心的事情。与他发生性行为后肯尼睡着了,寇特妮终于有机会逃脱。于是她抓起钱包,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,快步跑出肯尼堂兄的房子,以防肯尼醒来发现她逃走了。寇特妮在一间杂货店里拿出手机,预订了第一班从拉斯维加斯飞往加州的飞机。

他说有一把枪可以让我更安全,直到他自己往我脸上开枪

  直到这时寇特妮仍执迷不悟地爱着肯尼。即使她自己知道这段关係并不健康,但她还是怀念最初爱上的那个男人:当然不是那个在拉斯维加斯软禁她的人,肯尼就像是有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。加上圣诞节即将来临,寇特妮仍与母亲处于冷战,孤身在外的她感到十分寂寞。寇特妮决定圣诞节与朋友度过,当她在化妆时听见门铃响原以为是朋友到了,但随后开门眼前站着的却是肯尼。

  肯尼告诉她自己无处可去,而她是唯一能找的人,也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,他也发誓要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负责。寇特妮也决定再次相信他,并且让他进到屋内。圣诞假期期间,他们度过了美好时光,也去参加阿姨举办的营火派对,肯尼似乎重新成为了当初她所爱上的男人。

  2010年1月12日,肯尼毫无预警的向寇特妮求婚。虽然她心里有种不祥预感,但又觉得好像无法拒绝。肯尼很快地就决定两人应该现在就生孩子,但她对此并不确定。寇特妮曾经堕胎过,也不想这幺快就生孩子。但她并没有意识到,这件事将成为关係结束的起头。

  几天后,寇特妮一如往常在整理桌面,肯尼开始疯狂地吻她。她推开肯尼让他保持距离,默默希望这样做可以让他冷静。随后,她告诉他要出去找朋友。

  肯尼从客厅喊道:「你知道这代表一切都结束了,对吧?!堕胎意味着一切结束,你会下地狱的。」

  寇特妮正在浴室化妆,随后听见卧室传来奇怪的声响。她探头看见肯尼抓着拉者(Raja,寇特妮养的猫)扔向墙壁,于是倒了一杯水给肯尼希望他保持冷静,当她準备回房间时,又看见肯尼正在装填手枪子弹。

  她警觉地问:「你在干嘛?」

  肯尼双眼空洞无神的回答:「我需要出去一下。」接着说出:「我刚杀了你的猫。」

  惊恐的寇特妮忍着泪水,鼓起勇气结巴地说:「我不能与会做这种事的男人继续在一起。」

  「你不能和我在一起?」充满疯癫神色的肯尼重複了一次她的话。

  「不能。」寇特妮回答。

  肯尼冲向房门,虽然寇特妮试图阻止他,但他拔出了手枪。

  当寇特妮蹲着身体遮住耳朵时,枪声响了。厨房的窗户被子弹打破,接着肯尼拿枪瞄準了寇特妮。她转过身试图保护自己的脸,接着感受到一颗子弹穿破她的右手臂,第二颗子弹则撕裂了她的下巴。寇特妮走到客厅拿起手机,看见自己手臂上有个大洞。当她看见厨房到沙发之间的血迹时,发出尖叫和哭声求助,血液、牙齿和组织液也从她的嘴里喷出。

  她跌跌撞撞地走到屋外向邻居求救,邻居立刻打电话报警,最后被空运送到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医院急救。经过三次输血和16小时的手术,寇特妮才明白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:第二颗子弹穿过了右手尺骨、右上颌骨,炸飞了五颗牙齿、部分的舌头,也粉碎了左半边的下颚。

他说有一把枪可以让我更安全,直到他自己往我脸上开枪

  从那天开始,寇特妮一共进行了13次重建手术。每週必须接受物理治疗、职能治疗和语言治疗来恢复嗓音,还有长达四年的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疗法(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,普遍用于治疗创伤后压力症)。整体来说,寇特妮的医疗费用超过75万美元,其中一部分由保险负担,有些则没有。

  枪击事件是寇特妮发生过最尴尬的事情,亲密关係本应是极为私密的事情,但突然间她的感情事却变成街坊邻居议论的话题。但最让她感到羞愧也最可怕的是,直到手术后她心里还是抱持希望,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果断离开肯尼。

  她因为枪击事件与不能制伏肯尼而继续怪罪自己,清理犯罪现场的费用还是由她自行支付。寇特妮记得当她在地毯上擦洗自己的血时,心里却想着:「他为什幺非要做出这种事?」枪击后六个月内她搬了五次家,因为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她,房东认为她是个麻烦人物。

  2010年11月18日,肯尼认罪犯下「使用危险或致命武器攻击未遂」,被法院判处11年有期徒刑,最快就会在2019年假释出狱。同时,寇特妮也收到警方对枪击事件的报告。她很讶异当初做笔录时,自己告诉警方当晚没有发生任何争执。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,她才慢慢理解自己处于一段虐待关係。2011年,她在西雅图一间家庭暴力收容所里住了三个月,这段时间让她开始重新振作。

  现在的寇特妮在「华盛顿州反家暴联盟」担任志工,并与倡议枪械管制团体「Everytown for Gun Safety」合作,分享自身遭遇和受伤后的照片。许多人告诉寇特妮她很幸运,因为她活了下来。但寇特妮认为:「枪击事件与机率无关,我只是家庭暴力与枪枝暴力下偶然的倖存者。我本该是统计数字的其中一人—2000年至2013年间被伴侣枪杀的8,700名女性中的其中一个—她们大多跟我一样是离开或试图离开伴侣的女性。肯尼想佔有我的全部,如果他不能拥有我,他就会杀了我,而我还站在这里。」

图片出处:Thomas Hawk@flickr、ScaarAT@flickr、Seattle Times、Everytown‏@twitter

相关推荐